新冠疫情对全球茶叶生产的影响(上)
斯里兰卡一家茶厂内正在进行茶叶干燥流程。
 
COVID-19不论以何种方式衡量,都是一种令人心痛的大流行疫情。它影响了茶行业的所有人。茶叶的种植和生产为全世界8000多万人提供生计,因此,它总是会受到疫情以及因为控制疫情而采取措施导致的严重影响。在这方面,茶叶与其他任何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样,仅仅基于时机就遭受了独特而残酷的打击。

时机就是一切

COVID-19在2019年12月第一次被公之于众后,迅速成为一项国际事件。到2020年1月底,至少有20个国家发生新冠疫情,但直到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才称其为流行病。

中国:国内事务

在中国,对人员流动的限制对春季收成产生了一些影响,但不是因为无法耕种,而是因为相信国内销售会受到打击。事实上,这一情况突出表现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贸易的损失,因为通常在这个时期内中国旅游客流量会达30亿人次,人们普遍会购买礼物赠送,这其中就包括茶。

从出口的角度来看,中国表现得更好。由于检验检疫和运输方面的问题造成了延误,但总的来说,尽管出口量略有下降,但出口总值继续呈上升趋势。

印度:COVID-19茶叶危机的核心区

在印度,由世界卫生组织推动的一场全国性的封锁与大吉岭和阿萨姆邦的第一次茶叶采摘时间冲突,并对这两个地方的茶叶采摘造成破坏,在整个茶行业引起了动荡。

在大吉岭,许多工人从印度各地回来,人们担心他们会把病毒带回山区,所有的工作都停止了。 第一次采摘期的损失对一个地区来说尤其具有破坏性,因为大吉岭年收入的40%是在这个时期产生的,尼泊尔和锡金邦也是如此。

在阿萨姆邦,虽然第一次茶叶采摘期也错过了,但没有产生这样的负面影响(因为在印度东北地区的大多数茶叶生产区,第二次茶叶采摘期才是最关键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印度今年年初的结转额为5000万公斤,并担心价格会下降——而封锁加剧了这一状况——一个月内国内消费减少4000万公斤。 然而,封锁也导致停产,到6月,北印度的产量比去年下降了1.13亿公斤,使供需再次平衡。

气候带来的恶劣影响

如果台风“安攀”没有席卷孟加拉湾,这个平衡的市场本来可以维持下去。但台风在加尔各答摧毁了数百万公斤茶叶,这相当于印度国内6周的消费量。

印度从一个担心巨额结转的国家转向了一个茶叶短缺的国家,12周内需求量超过1亿公斤。
 
随后十年来最强烈的季风季节来临,雨水淹没了阿萨姆邦,3300多个村庄被淹没,300万人撤离。在这种情况下,控制社交距离、佩戴口罩和保持良好的卫生环境是不可能的,这顺理成章地加剧了COVID-19在该地区的蔓延,迄今为止该地区报告了800多例死亡病例。
国际茶产业合作联盟秘书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2号中国农业科学院质标所南414
邮箱:typ@jgexpo.net
电话:010-53647310
备案: 京ICP备12042695号-13